首頁 > 作家列表 > 典心 > 沉香(上) >
繁體中文 沉香(上)目錄  下一頁


沉香(上) page 1 作者:典心

   
  楔子

  那是一個戰亂已久,卻始終未見和平降臨的亂世。

  北國與南國,之間隔著沈星江,兩國以此為界。東方是汪洋一片,西方則有高山二十三峰,高峰入云,峰頂積雪終年不化。

  北國立都龍城,女王專政,土地貧瘠、天候嚴酷,以放牧為業,全國不論男女老少,皆是驍勇善戰的勇士。

  南國立都鳳城,皇帝昏庸,文官專斷,武官蠻橫,政治腐敗。然而,南方氣候和煦,土地肥沃,適于耕種,糧食充沛,雖是在戰亂之中,各業依舊繁榮鼎盛。

  這場征戰,從最初的零星戰亂,逐漸演變成全面性大戰,雙方投入無數財力、人力,以及人命。

  戰久停、停久戰,戰戰停停,這場戰至今已逾百年之久。

  國仇家恨,成了一個死結,根深柢固,永難開解……

  第1章(1)

  那一日,大雪稍停,太陽難得露了臉。

  彌足珍貴的冬陽,帶來些許暖意,陽光透過窗欞,灑落屋內一地碎光。

  衣著樸素的婢女們,捧著各種繡著精致圖樣的華美衣裳、昂貴布料,一件又一件的送進屋內,她們偶爾低聲交談,神態中都透著緊張。

  茱萸繡石青絹、信期繡煙色絹、方棋繡杏黃絹、乘云繡絳紅絹、朱紅菱紋綺羅,各種奢華難言的衣裳,一一在屋宇中央,那個眉目如畫,神態淡靜的絕美人兒身上更替。

  她靜默不語,任由婢女們擺布,深邃如湖的雙眸,望著地面上,因為時間接近中午,緩緩挪移的日光。

  折騰了許久,婢女們為她換上金線綺羅絹袍,套上絹手套,穿上青絲履,再梳理她如流泉般的長發,戴上寶石鑲嵌的流蘇金絲冠。

  最年長的婢女后退幾步,仔細的審視一番,確定打扮妥當,還來不及開口,門外已經傳起不耐的聲音。

  「耗了這么久時間,到底是裝扮好了嗎?」男人的聲音隔門而入。

  年長的婢女一驚,匆匆回頭吩咐。

  「快請大人進來。」

  年輕的婢女連連點頭,快步走到門前,一將房門開啟之后,立刻恭敬跪下,連望都不敢望來人一眼。

  一個身形高瘦的男人,身穿官服,走到滿身華服的女子面前,擰眉的上下打量,眼神極盡挑剔。

  只看了一會兒,他就搖頭。

  「不行,再換!」

  婢女們低垂著頭,強忍著惶恐。這已是第八次的裝扮了,太守大人卻仍不滿意,足以看出大人對這女子的裝扮有多么慎重。

  年長的婢女鼓起勇氣,低聲詢問著。「敢問大人,請指點奴婢們,是覺得哪里不妥,奴婢才能改進,符合大人的心意。」

  「衣裳跟裝扮都太艷了,全換成素色,胭脂粉黛也洗掉。她不是庸脂俗粉,用不著那些東西。」他仔細吩咐著,轉身往門外走去,踏出門坎前,還不忘回頭又說了一句。「要素雅,知道嗎?」

  「奴婢知道了。」

  「還有,快點打扮妥當,別誤了時辰。」

  「是。」

  男人抬起頭來,看著日光已經挪移到,天際的中央,臉上露出難以掩藏的焦急。當他低下頭來時,眼中迸出兇光,朝著最年長的婢女厲聲下令。

  「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再裝扮不好,我就斬了你的雙手。」言罷,他走到門外,焦急的來回踱步。

  他慌了。

  身穿華服的女子,在心中想著。

  而婢女們更慌。

  首當其沖的年長婢女,臉色愀變,不剩半點血色,恐懼得連聲音都在顫抖。「快,撤掉衣裳裝飾,改為素雅!」

  婢女們不敢怠慢,驚慌的聽命行事。她們全都心里有數,要是妝點得再不如太守的心意,她們也會慘遭池魚之殃。

  在一片紊亂中,唯獨容貌絕美的女子,神態依舊淡然。

  她望向窗外,看見天光漸黯。

  天際一朵巨大的雪云,緩慢接近冬陽,最后終于遮蔽陽光,隆冬的寒意再度籠罩四周,暖意褪得一丁點兒也不剩。

  窗外,開始起風了。

  *

  晌午時分,兩頂暖轎一前一后,從渤海太守的宅邸前出發,在士兵們嚴密的護衛下,穿過繁華昌盛、商賈往來不絕的偌大城池,朝著城北的方向前進。

  她坐在暖轎里,看著轎外人來人往。

  即使在這座城內行醫已久,不論喧鬧或僻靜之處,幾乎都曾有過她的足跡,但她仍不時會驚異于,這座城日益繁華的景致。

  這里是南國的首都,鳳城。

  雖然戰火連年,但是仍不減鳳城繁華。

  尤其是十年之前,南國舉兵渡過沈星江,擊潰北國的軍隊,奪得沈星江以北千里之廣的土地,逼得北國女皇遷都后,原屬于北國的礦產、藥材等等珍貴物資,全歸南國所有,還有數以萬計的北國人,全成了南國的奴隸。

  雖然征戰北國之役,耗損大量國力,但是有了物資與奴隸,鳳城這幾年來的繁華,雖然不比開戰之前,但也日漸昌盛。

  只是,大戰之前,高官與富賈們,還能夜夜笙歌,過著紙醉金迷的日子。

  如今一切卻都不同了。

  不論高官、商賈或是一般百姓,全都嚴守節儉的律條,任何鋪張奢華的行徑,都是被禁止的。就算是高官們,也只敢偷偷享受,再也不敢宣揚。

  舒適的暖轎,來到城北一座黑瓦紅墻的官邸外。

  這座官邸不但占地極廣,且氣勢恢弘,厚且高的紅墻龐大嚴實,內外還有重兵守衛,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官家。

  雖然隆冬嚴寒,但是官邸之外,早已有無數官員,在門外靜候,冒著風雪等候叫喚,才敢踏入屋宇之內。

  渤海太守先下了暖轎,才走到另一頂轎子旁,望著被婢女攙扶下轎,被斗篷蓋住頭臉與身軀的嬌小女子。

  「斗篷暖過了嗎?」他細心詢問。

  婢女連忙點頭。

  「一直擱在炭爐上,下轎前才替姑娘穿上的。」

  「千萬別凍著她。」

  「是。」

  他左右看了看,瞧見她白嫩的雙手,裸露在寒風中,連忙脫下暖手的鋪棉袖筒,顧不得自個兒冷,就往那雙小手上套。

  「快快快,暖著。」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讓她留在暖轎里,以免寒風凍著她。但是這座宅邸外,不論春夏秋冬、陰晴雨雪,官員們均是恭敬排隊守候,沒有一人膽敢坐轎,他自然不敢造次。

  關府大門,傳來帶刀侍衛的響亮叫聲。

  「吏部尚書,進!」

  滿頭白發的吏部尚書,小心翼翼的踏進府邸,比晉見皇上還要謹慎。

  大雪紛飛,一個又一個官員,恭敬的進了府內,時間有長有短,之后又恭敬的退出。

  眼見前方隊伍漸短,就將輪到渤海太守時,他又轉過身來,彷佛確認珍寶般,回頭望向身后的小女人。

  他的錦繡前程,就全靠她了。

  「沉香,記住,沒等到傳喚,就不可入內。」他吩咐著。

  她點了點頭。

  「進去之后,中堂問什么,你就答什么,千萬別多話。」

  她再度點頭。

  「還有,往后要是中堂對你寵愛有加,也千萬別忘了,是我送你到這兒來的。」他緊張而興奮,全身輕顫。

  「是。」

  斗篷之下傳來輕柔的嗓音。

  他還想再多吩咐幾句,站立在關府大門前,身穿皮甲、手持刀劍的侍衛,卻已經揚聲唱名。

  「渤海太守,進!」

  「在!」

  他連忙應聲,揮手示意婢女,掀開斗篷。

  驀地,美麗的容顏顯露在眾人面前。

  任何一個瞧見那張面容的人,全都驚愕的瞪大眼,隊伍里一改靜默,響起官員們低聲議論的聲響。

  就連侍衛,也震驚不已。

  這些反應,全在渤海太守的意料之中。

  他走進府邸,往大廳走去,特別留意身后的沉香,是否跟得上他的腳步。直到走到大廳門外,他才停下步伐。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