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典心 > 沉香(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沉香(上)目錄  下一頁


沉香(上) page 3 作者:典心

   
  陳偉沸騰的熱血,瞬間涼透。

  「中、中堂?」他臉色慘白。

  「大伙兒都瞧見了,你這可是罪證確鑿。」關靖淡淡說著,吩咐兩旁侍衛。「把他推下去,在門外斬了。」

  「中堂饒命!中堂饒命!」陳偉慘聲高呼,全身顫抖不已,萬萬想不到,一番心血換來的,竟是死路一條。

  無情的侍衛拖著他,往大廳門外走去,任憑他如何掙扎與哀求,都沒有任何效果,更沒有人敢開口求情。

  就在他即將被拖出大廳時,關靖再度開口。

  「對了,陳偉。」他直起身來,唇上笑意不減。「我會留下你的禮物,你就乖乖瞑目,去向閻王報到吧!」

  罔顧陳偉逐漸遠去的慘叫,關靖拉起沉香,將她拉入寬闊且堅實,如似牢籠一般的胸懷。他的溫度、他的氣息,將她籠罩在其中,讓她無處可逃。

  沉香仰望著他,心中知曉。

  這個男人,從今以后,就將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第2章(1)

  靜。

  明明關家大廳內,有大小官員多人,每每關靖問話,就會有人一五一十的答話,但是除此之外,就是壓得人透不過氣的靜。

  沉香看得出,這些人的恐懼。

  殺雞足以儆猴,眼看渤海太守身首異處,大門前那灘血還濕潤著,官員們更戒慎不安,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甚至有人緊壓著胸口,怕劇烈的心跳聲,會傳進關靖耳里。

  直到日落西山,暮色漸濃時,最后一個官員才退出大廳,雙腿虛軟的離去。

  大廳里更靜了。

  倚臥在榻上的關靖,終于轉過頭來,視線再度落到,身旁的素衣女子身上。

  「過來。」他說道。

  沉香走到榻旁,長睫垂斂,靜靜立著不動。

  「人人見了我,都會跪下。」他又說。

  「恕我不懂規矩。」沉香還是站著,懷中抱著陶熏爐,沈靜輕語。「我為病人診治時,從未是跪著的。」即使面對的,是殺人不眨眼的關靖,她仍是意態嫻靜。

  「好,不須跪下。」深邃的黑眸中,幽光一閃,旋即消失。「我也不要你跪。」因為,他曾珍寵的那個女子,也從未向他下跪。

  「那么,請中堂大人伸出手來。」在他的注視下,那張神似的容顏,用不同的聲音說道。

  關靖不動聲色。

  「為什么?」

  「醫診時,需得望聞問切,才能知病癥、知輕重,由此對癥下藥。」

  「喔?」他挑眉。「你要為我治病?」

  她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是。」

  「先前你沒有替我診脈,卻已預備燃香。」

  「方才時間緊迫。」她說出緣由。「如今,時間很充裕。」逼她一入大廳,就快快燃香的人,被斬首時的血,已在門外凍成艷紅色的冰。

  而她更明白,即使自己想離開關府,怕也是身不由己。

  不論是關靖所言,或是所行,她都知曉,他不會放她走了。從此之后,她就似被剪去羽翼的蝴蝶,只能被他徹底囚禁。

  他以醇厚低沈的嗓音,對著她說道:「陳偉已經死了,你不需要再奉他的命令行事。」

  「治病,是醫者之職。」她話語委婉,卻又格外堅持。

  他莞爾的一笑。

  「好吧!」他伸出手來,任由那纖嫩如水蔥般的指,輕按在他的手腕上。那嫩軟的指尖,有些兒冰涼。

  仔細診過脈象后,她收回手來,抬頭望著眼前俊美無儔,卻人見人駭,被形容為人間惡鬼的關靖,仔細的說明。

  「中堂大人的癥狀是風寒束表,以至于汗不能出。您的脈浮于表,輕按即取,因風寒未入里,脈象還很有力。」她娓娓道來。

  「該如何醫治?」他斜臥在榻上,不改慵懶,彷佛主考官般問著。

  她從容應答,沒有半分猶豫。

  「以丁香、辛夷、蘇合香與佩蘭及側柏葉,研磨成粉焚之,就能使中堂大人出汗、通鼻竅,如此一來就能逼退風寒,自然痊愈。」

  「好,就照這個方式來醫治,讓我親眼瞧瞧你是夸大其詞,還是如陳偉所說的,真的醫術卓絕。」他撐著下顎,徐聲下令。「動手吧!」

  她沒有應答,只輕輕點了點頭。

  白嫩的雙手伸向陶熏爐,掀開了爐蓋擱在一旁。那爐蓋上雙鳳昂揚,一朝前、一回首,鳳尾糾纏,刻痕細若游絲。

  關靖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黑眸漸闇。

  眼前這一幕,似曾相識。

  尤其是那專注的模樣。

  像。

  像極了。

  彷佛,就是他心中的那個她。

  她取出幾個隨身香囊,一一輕解開來,難言的幽香飄散而出。

  她捻著繡針,在一塊暗色布料上,繡著精巧的圖樣。

  她取出香料,用小巧而鋒利的短刀,削成薄薄的片狀。

  她一心一意的繡著,精致的花樣,逐漸有了雛形。

  她削落的香料,有各種深淺不一的色澤,有的油潤、有的干枯,細薄的薄片兩端微卷,香氣更濃郁。

  她繡的花樣,是惹人憐愛的蘭花。一葉又一葉的蘭葉,尾端輕卷,細密的花樣連結,繡在布料的邊緣。

  她改削為壓,利用短刀,將薄片碾成粉末。

  她站起身來,將暗色的布料抖開。

  眼前的景象,與心中的影像一會兒重迭、一會兒交替,教人迷亂難辨,彷佛陷溺在半夢半醒的邊際。

  關靖沒有移開視線,近似貪婪的靜靜看著。

  她斟酌著香料多寡,逐一捻入陶熏爐內,而后點火焚之。各種的香料混合之后,再經由火焰的燃燒,化為縷縷輕煙,香氣濃郁。

  她縫制了一件男人的衣裳,不論領口或袖口,都有親手繡上的圖樣。細長的蘭葉,像是一個纏綿的擁抱,將會圈繞著穿上這件衣裳的男人。

  柔和的日光,將她的發絲、面容,鑲了一圈淡淡的金邊……

  光影一閃。

  不,不是日光,而是長明燈的燈火。

  火光照亮她的容顏,直到確認了氣味的差異、煙量的濃寡,一切都妥當之后,她才抬起頭來,看著沉默不語的關靖。

  他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她。

  「只要聞嗅此香,風寒就能被逼退,不適的癥狀也能痊愈。」她平靜的說著,眼中沒有恐懼,卻也沒有半分的笑意。

  回憶,因他的時時溫習,更是鮮明。

  「哥,你怎么來了?」她笑得單純甜美。

  「中堂大人?」

  她有禮的喚著,不解他的沉默。

  幻影、回憶,都被濃縮在他深黯的眸中,那處深幽得不見底的地方,任何人都難以窺見,更無法知曉。

  那張一模一樣的美麗臉兒,正凝望著他。

  關靖的神色,從頭到尾,沒有半分的改變。他多年以來,始終藏斂著,只有他才知悉的珍貴秘密。

  她不是她。

  眼前這個女人,并不是他的幽蘭。

  幽蘭已經死了。

  這個女人雖然酷似幽蘭,卻是渤海太守為了諉過,而特意送來的禮物。

  「原來,你真的是個大夫。」他的語氣一如先前,沒有絲毫改變。

  「中堂大人難道心中存疑?」

  「先前的確是。」他伸手探向陶熏爐,任時濃時淡的裊裊白煙,繚繞著他的指掌。「我原本以為,那只是陳偉為了獻上你,所編出的說詞。」他抽回手,在鼻前聞嗅,感覺微辛的氣味滲入鼻腔。

  「所以,中堂大人想親身驗證?」她問。

  「沒錯。」

  煙霧盤桓,縷縷白煙從陶熏爐中飄出,有時如飄帶、有時如絲縷,有時如掌如指,輕輕淡淡的拂過他俊美的輪廓、他領口與袖口,精工刺繡的柔美蘭花、卷曲蘭葉。

  白煙籠罩著這個,權勢擎天的男人。

  他隔著淡淡的煙霧,問道:「我的傷寒之癥,聞嗅你調的香,需要多久才能見效?」

  「快則一夜。」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