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下) >
繁體中文 等待是件小事(下)目錄  下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 page 1 作者:蔡小雀

   
  第11章(1)

  帶著兩百萬的支票進了銀行,鹿鳴心情有點復雜地把號碼單先拿給了銀行臨柜人員,手中的存款單和支票與存折卻是捏了又捏,忍不住再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銀行大廳中央,臉色微微蒼白卻始終對著她笑得令人心亂的高大男人。

  她覺得內心又開始糾結了——這筆錢明明拿得天經地義,可總覺得拿人手短,那她以后還能理直氣壯把人說攆就攆嗎?

  鹿鳴黑著一張小臉,悶悶地對行員說了聲抱歉,然后默默拿過原子筆在支票上寫了幾個字,對折后和存措一起收進包包里,走向正低頭強抑濁重咳嗽聲的周頌。

  「我好了,先去吃飯。」她淡淡地道。

  他眼睛一亮——小鳴終究還是心疼他的對吧?

  鹿鳴努力無視他瞬間燦爛灼熱的迷人電眼,面無表情地將他帶到一間專做煲湯粥品的店,把菜單丟給了他。

  「自己點。」她轉頭對笑咪咪的老板道:「王叔,我要一個牛腩湯,一籠湯包,謝謝。」

  「好咧!」老板熟稔親切地道:「今天有很嫩的山蘇,幫你們拌一個來?」

  她正要點頭,周頌已經搶先道:「謝謝王叔,我也要跟她一樣。」

  她眉頭皺起。「王叔,給他一個百合蜜棗豬肉湯吧。」

  感冒咳嗽的人跟人家喝什么牛腩湯?

  老板忍不住對鹿鳴曖昧地眨眨眼,暗暗比了個大拇指。「小鹿,男朋友啊?不錯不錯,長得又高又帥呀!」

  「才不——」

  「王叔眼光真好!」周頌樂了,眉開眼笑的。

  鹿鳴瞪向這個臭不要臉的,再度后悔自己干嘛好心帶他來熟識的湯品粥店吃飯?剛剛就該把他扔在麥當勞門口就走的,管他吃快餐會不會上火。

  「……不想死就把手給我拿開!」她咬牙低聲恐嚇。

  周頌滿心惋惜地把偷偷摸上她腰肢的手收了回來,指尖貪戀著方才一秒觸及的凝脂柔軟腰窩,不自在地挪動了下突然有些別扭的坐姿,試圖讓勃發叫囂到硬燙發疼的「大兄弟」稍稍冷靜點。

  心愛的女人就在身邊,他卻能看不能吃,現在連摸都不給摸了,雖然是自作孽,可周頌還是內心悲傷逆流成河……

  鹿鳴被他深沉繾綣得近乎憂傷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舒服,好像自己是花心大少玩完了就拋棄他——等一下!角色設定崩了吧?

  他在那邊哀怨個香蕉番石榴?

  長得帥又會裝可憐很厲害嗎?有胸肌有大兄弟就了不起嗎?

  就在鹿鳴眼角抽搐,火氣要冒上來的當兒,周頌連忙正襟危坐,還殷勤地幫她倒了杯熱茶。「冷不冷?喝點茶暖暖胃。」

  鹿鳴默不作聲,只是邊啜飲著茶邊拿出手機滑,明顯就是不愿跟他再多做交談。

  高大雄渾的周頌跟著她窩在這不高級也不臟的鐵制桌椅前,卻覺得只要能看著她,能聞到她身上淡甜的幽香氣息,就已心滿意足了。

  如果,能這樣過一輩子就更好了。

  若說周頌在此之前對于結婚這件事,從「干嘛那么早綁死自己」,到「好吧好吧如果對象是小鳴他也勉強能接受」,演化成「只要小鳴回來我馬上就跟她結婚好讓她高興」——可現在,周頌卻無比清晰深刻地感覺到,原來不是的。

  鹿鳴離了他,一樣會好好過曰子,反而是他,已經過不了沒有她的日子了。

  等老板把煲湯和兩籠湯包、拌山蘇等放下離去后,周頌自動自發地替她拿了筷子湯匙,看著她舀起一匙香濃四溢的牛腩湯正吹著,忍不住開口。

  「小鳴……」

  「嗯?」饑腸轆轆的鹿鳴正迫不及待想把湯吹涼了咽下肚去,漫不經心地哼道。

  「請你嫁給我。」

  「哐當」一聲,她手上的瓷湯匙掉進大湯碗里,一臉愕然地望著他。

  他體貼細心地抽來面紙,替她擦擦被一兩點湯汁噴濺到的小手,溫和地重復,「我想請你嫁給我……你愿意嗎?」

  鹿鳴一震,猛然回過神并縮回手,眉頭打結。「開什么玩笑,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愿意!還問什么問啊?」

  他眸光黯然卻依然無比溫柔地凝視著她。「我知道,你現在已經不再相信我了,但我還是會繼續求婚下去的,我不會放棄。」

  她心跳又開始亂了,煩躁地推開牛腩湯,改吃起熱騰騰的小籠湯包,但是里頭湯汁鮮燙,讓她沒辦法狠狠地一口一個磨牙用。

  總之,看什么都不順眼……都是面前這個家伙害的!

  是不是男人體內都有一根名為「賤骨頭」的組織?對于乖乖留守在原地的,就能視為家里永遠都不會跑的床,等著他四處趴趴走玩累了回來睡?

  可是等到哪天床不見了,被迫只能躺在冷冰冰硬邦邦的地板上,男人要嘛就是趕緊去買張新床,再念舊一點就是會認床認他個十天半個月,但是最后睡久了也就習慣了。

  不過就是張床嘛,軟的硬的雙的單的,總會挑到自己喜歡的吧?

  而這五年來,她已經漸漸地熄了那份蠢動少女心,滅了有朝一日能和他走入婚姻長相廝守白頭偕老的夢想,絕了自己是張能和他相親相愛養兒育女一輩子的千工拔步床的期盼……

  現在,他又想把她撿回去了,她就得感恩戴德乖乖撲上去嗎?

  沒門!

  她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地把一籠湯包都吃完了,又喝了口熱茶潤潤,這才慢條斯理地抬眼看他。「求婚是你的自由,不答應是我的權利。」

  周頌心里很難受。

  他的小鳴,看著自己的眼神里已不再有往日的歡喜、忐忑和眷戀了。

  周頌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胸口陣陣緊抽絞痛感,更加堅定無論如何都要再把她追回來,讓她再度愛上、依戀、信任自己。

  「有沒有吃飽?」他吞下痛楚,柔聲地問,「要不要再加點什么?你吃得太少了。」

  她一怔,忍不住掃視過他面前完全沒動過的湯和小籠包,沒來由地心痛了痛,又倉皇地轉移目光,硬聲硬氣道:「我吃好了,要走了嗎?」

  「好,我們回家。」他眼神一暖,「回家」這兩個字令他無比雀躍,二話不說起身去付錢。

  鹿鳴憋著不去提醒他,他自己還粒米未進……免得他又燃起希望,自作多情地以為她是在擔心他。

  可是在回家的路上,鹿鳴心里沉甸甸的,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

  周頌一進帳篷后,再也撐不住了,他低聲喘息著,翻找出藥包來,扭開了一瓶礦泉水配著服下,結實的胳臂抵在不知何時又滾燙起來的額頭上,濃眉緊緊皺著,卻始終咬牙忍著。

  他不要她再擔心自己,他是她的男人……好吧,現在已經不是了,但他終究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男人要有肩膀,要懂得疼愛寵溺保護自己心尖上的女人,好男人不能讓女人傷心和流淚……

  以前他沒做到,以后他一定要騰。

  而在帳篷外頭的餐桌椅上,鹿鳴邊敲著鍵盤,邊偷偷瞄著帳篷內……沒有任何動靜。

  她對自己莫名其妙的脫序行為大皺眉頭,逼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筆電前——

  一個花蓮的店家朋友托她牽線臺北的客戶,得以讓產品又多了好幾處銷售點,但是有些合約細節的部分還是想請她幫忙看一下,并且需要再特別注意些什么?

  鹿鳴心思沉靜下來,專注地回信。

  帳篷里隱隱有幾聲壓抑的悶咳,她在鍵盤上方飛舞的指尖倏然一頓,遲疑了幾秒才又繼續。

  等檢査完了信件內容0K,按下發送后,她又瞄了帳篷方向一眼……然后再一眼……最后無聲地低咒了一聲,起身去櫥柜前面翻了翻,翻出一包蒸煮面,燒了一小鍋熱水面去,打顆蛋,想了想又扔了撮干燥海帶芽。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