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目錄  下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 page 19 作者:蔡小雀

   
  她手顫抖了一下,胸口緊縮狂跳起來。「她來了?」

  「請放心,我們會保護好你的。」第五組早就枕戈待旦很久了。

  「謝謝你們。」她緩緩吐出一口氣,目光清明凜冽起來。「我知道了,我會做好準備的。」

  無論是人是鬼,今晚就做一個了結!

  她現在滿心滿腦擔憂的都是周頌,再沒時間也沒心情被其他狗皮倒灶的瑣事干擾左右。

  鹿鳴才按掉通話結束鍵,還來不及起身找家伙,忽然手機又響起,她看也不看地接起。

  「喂?」

  「鹿鳴。」

  「……林妲?」她心沉了下來。

  「甩掉那些跟著你的人,到親不知子斷崖來。」「林妲」懶洋洋的聲音隔著訊號電波,有種奇異的緩慢破碎扭曲感。「我只給你一個小時。」

  「我為什么要去?」她吞了吞口水,極力維持鎮定。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誰嗎?」「林妲」語氣中的蠱惑意味濃重。「你也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嗎?」

  鹿鳴心臟沒來由的一緊,有種莫名的不安如冰冷爬蟲類動物般自背脊攀竄上來,手心有點發冷。「你到底是哪路孤魂野鬼,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喔?那你也不想救這個林妲了?」

  「我為什么要救她?」她微帶諷刺地反問。

  「林妲」一滯,被她的話噎住,下一瞬隱含怒氣喋喋地笑了。「好,好,果然是個狠心的……」

  鹿鳴「嗤」的一聲。「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鬼東西,但是做人或做鬼總要講講道理吧?你附身在林妲身上,把她搞得活不活死不死的,難道是我的問題?還怪我狠心?你那么好心,干嘛不放了她?」

  「……」「林妲」再度開口時已壓抑不住怒火,尖聲道:「你和那個賤人混久了,就學得一口尖牙利嘴嗎?」

  「誰?」她瞇起眼,感覺像是摸到了什么謎團的邊。

  「你若想知道真相,就到親不知子斷崖來。」電話那端默然了幾秒后,「林妲」已然恢復冷靜,似笑非笑道:「可如果你還是沒有興趣的話……那么那個叫布浪的小家伙還能不能活得好好兒的,我就不敢保證了。」

  鹿鳴霍地站了起來,臉色大變。「你把布浪怎么了?」

  「林妲」愉快笑了起來,嫵媚中透著令人冷顫的陰森。「你猜?」

  她握緊手機,咬牙切齒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誆我?」

  「你可以試試,看我是不是在誆你。」「林妲」掛斷電話前最后重復一次。「一個小時,超過時間就等著幫那小孩兒收尸吧。」

  「嘟嘟嘟」的斷線聲猶如恐懼不祥的預告。

  鹿鳴四肢百骸止不住地泛冷,她顫抖著手指連連按錯了好幾個鍵,最后終于成功滑到了布浪家的電話號碼,撥打后響了很久,終于有人接起,她聲音嘶啞而急切。「喂?布浪在家嗎?我、我是鹿鳴老師。」

  布浪媽媽聲音更多的是氣憤。「啊鹿鳴老師喔,布浪那個臭小子又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我打電話叫他回來吃飯也不接,晚上回來看我打斷他兩只狗腿……對了,你找他要干嘛呀?是不是你幫他補的英文課他沒有交作業?那個小混蛋——」

  「布浪媽媽,布浪確定有帶手機出門嗎?」她急問。

  「有啊,現在的小孩厚,會忘記帶腦子出去,都不會忘記帶手機啦!」布浪媽媽自己說著說著忍不住豪爽地哈哈大笑。

  「謝謝你,那我知道了!」她迅速結束通話,立刻傳Line給第五組那位前英國秘密情報局人員,告知他剛剛發生的所有細節,以及請他用衛星定位找出布浪的位置。

  電影里常常會演到這種橋段,反派警告主角絕對不能撂人找幫手,否則就要怎樣又怎樣,所以主角就會乖乖的單槍匹馬去赴約(赴死)。

  鹿鳴沒有主角光環,她也不想當蠢蛋,既然可以抄家伙帶兄弟,干嘛傻呼呼地自己上?

  不過她也怕那個附身在林妲上不知道是什么鬼東西的東西會搞阿飄式的竊聽,所以她全程都用Line和第五組聯系。

  黑夜已經全部籠罩大地,北風吹得越狂,鹿鳴穿上了最厚的羽絨衣和牛仔褲靴子,臨出發前想了想,還是去找了一支鋼制扳手扔進車子里。

  她發動車子,在轉方向盤的時候,忽然看到了阿美族長老出現在擋風玻璃前面,嚇得她差點踩油門輾過去——是說就算輾過去也沒事,但她心臟還是險些從嘴巴跳出來!

  「長老?」

  阿美族長老看起來很狼狽,肩膀像是少了一塊,在夜色和車燈的照映下,顯得格夕芬白,甚至透著一絲絲逐漸崩壞的黑,猶如紙張被火焚燒卷曲焦碎……

  鹿鳴見狀倒抽了一口涼氣。

  「PaylangWaWa……」阿美族長老穿過了擋風玻璃,想攀住她的肩頭卻透肌而過,滿布皺紋的慈祥臉孔此刻盡是恐懼與哀求。「救救我家布浪……我打不過她……你……要小心,她身上不只是她了,有好多好多的陰魂惡鬼……她的力量……可怕……」

  鹿鳴臉色發白,慌亂而心痛地看著長老漸漸碎化剝落,她試圖扶住它,可卻撈著了滿把空,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慈藹熱情的老勇士在眼前化為微塵,消散無蹤。

  她不禁熱淚奪眶而出,喉頭緊縮的哽咽出聲。「長老……長老您別嚇我啊,您別走……」

  ——怎么會這樣?

  附在林妲身上的究竟是什么樣的妖魔?為什么力量強大到能吞噬魂魄?

  那姬搖阿姨呢?姬搖阿姨遲遲不見,難道是早已遭了毒手?

  鹿鳴胸口絞擰劇痛得完全喘不過氣來,她緊緊掐握著方向盤,再抬眼時淚眼已赤紅如血,燃燒著熊熊憤恨怒火。

  好,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鹿鳴開車一路狂飆,在此同時,第五組不斷傳來最新訊息,他們已經追蹤到了布浪的手機,信號確實停留在親不知子斷崖,但是無法確認手機是否還在孩子身上。

  「鹿小姐,我們兵分二路,一組先行趕過去偵査埋伏,另一組緊緊跟著你,請你放心。」第五組成員之一冷靜沉聲道,「我們絕對不會讓你有危險的。」

  「請你們一定要救出布浪。」盡管車內開著暖氣,她的手冰冷得連一點溫度都沒有。

  「我們會的。」幾秒后,第五組成員聲音突然變了,鹿鳴在電話這端甚至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震驚與僵硬沉默,她心臟重重一墜,沒來由深深恐慌了起來。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嗎?」她敏銳地追問,嗓音不自覺地尖銳而輕顫,呼吸停滯。

  手機那頭沉默持續……

  「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第五組成員喘息聲很沉重,遲疑而緩慢地道:「鹿小姐,我剛剛收到了一個訊息,不過,目前情形很亂,狀況也還未厘清——」

  電光石火間,她腦子「轟」的一聲巨響,臉上血色消褪得無影無蹤。

  「是……周頌嗎?」

  鹿鳴幾乎無法握緊方向盤,她有一剎那的茫然,眼前一陣發黑,像是整個世界在她周圍迅速崩塌了……

  好冷……怎么會……突然變得那么冷?

  「砰」的一聲,她身子猛地往前一沖,如果不是安全帶緊緊扣系著,恐怕早已撞破擋風玻璃飛出去了!

  鹿鳴胸口被勒得劇痛無比,車子撞到一邊的山壁,引擎蓋微微凹起了一塊。

  也多虧這一撞,她終于回過神來,抖著手摸索抓回掉落在車內地毯上,對方不斷發出焦灼呼叫的手機。

  「鹿小姐,你還好嗎?我們看見你了,別動,我們馬上過去接你。」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