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目錄  下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 page 22 作者:蔡小雀

   
  她恨所有膽敢介入她和大王之間的任何女人,包括她的女兒在內。

  她為了愛一個男人,卻失去了人性,也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

  管夫人臉上似悲似哭似笑。

  第五組人員盡皆陷入昏迷狀態,四周氣溫彷佛滴水成冰,空氣卻靜寂得恍似整個世界都停頓在這一刻。

  鹿鳴跪在姬搖王后腳邊哀哀痛哭,淚眼模糊地懇求著她不要離開,不要讓她再度成為失怙的孩子。

  管夫人目光黯然了下來,她緊緊壓制著胸口所有被她吞噬入體內的、那些蠢蠢欲動迫不及待歡呼撕欲裂她、掙脫逃離她的萬千孤魂野鬼……

  其中有真正的林妲、中年男鬼,甚至還有恍恍惚惚不明所以的面店阿婆……

  縱然有姬搖擋在前頭,慘遭五雷轟頂的管夫人,也只剩了最后一口真氣。

  管夫人望向已經淡得像是風輕輕一刮就會化為萬千微光而逝的姬搖王后,恍恍惚惚間,像是再度看見了大王大軍即將開拔前,那個高高佇立在朝歌王臺階梯上,孤獨隱忍而強露面的端莊雍容女子。

  她從來……沒有對付過自己。

  大王只陪了王后三月,卻給了自己整整六載……

  王后抱著小小的呦呦,跪著磕得滿額鮮血,哀求大巫以命換命,只因她無論如何都要幫大王留下唯一血脈……

  管夫人茫然地回想著,當時的自己,在做什么呢?

  在大巫作法之際,她趁機一劍插進了大巫心口,尖厲狂笑著咬住了大巫……

  便是活活生吃了大巫,也不叫王后得逞!

  然后……她受了永生永世的詛咒……

  管夫人干枯已久的眼眶不知不覺濕了,落下的不再是滿滿怨毒的血,而是剔透溫熱的淚。

  「我原來……也想叫這孽……叫她,生生世世愛而不得……」

  可那又如何?

  大王永遠不會回來了,而且大王真正信重珍愛的,是王后不是她。

  明明在攜她遠征之前,他早已同她說明白了,她只是妾,是枕衾一般之物,可她就是不甘,就是恨……

  「我不想再愛了……」管夫人緩緩地探手入懷,取出了半顆閃閃發光的雪白珠子,那是千年前她吞吃了大巫的一半內丹,另一半,僅剩一口殘氣的大巫給了王后。

  所以,她們兩人才能輾轉流離存在千年而魂靈不散……

  半顆內丹輕輕地往姬搖王后額上送去,管夫人疲倦至極地低啞呢喃:「大王他不是我的,下輩子……如果還有下輩子,我要去找那個真正屬于我的愛人……」

  鹿鳴猛然回頭,震驚地望著瞬間破碎并裂開來的管夫人,萬鬼歡騰竄逃而出,爭先恐后四散天地八荒間……

  「——阿娘!」她熱淚奪眶而出,莫名心痛如絞地失聲大喊。

  管夫人乍然微笑了。

  而后她眼前一花,什么都沒有了……

  第18章(1)

  周氏國際集團旗下的一架灣流G650私人飛機在夜晚十一點接到指令,迅速加滿油料、檢査完畢、獲得起飛準許,在三十分鐘后,一名嬌小纖瘦裝束利落的女子在幾個大男人護送之下登機。

  那女子手掌心還牢牢握著什么,在進入機艙后,低聲說了句話。

  「……跟緊我。」

  她收攏的掌心隱隱有微光在指縫間微弱閃動。

  「阿姨,您撐著點。」鹿鳴雙手掌心牢牢捧貼在胸前,喃喃。「您想看見我和周頌和好……我們現在就去找他,我一定能找回他。」

  周朝姬氏的女人里,總該有一個能得到幸福……

  在生與死面前,所有的抗拒、不安、矜持和固執,宛如經歷一場大浪淘沙,過后,暴露出最終的真實情感。

  我愛他。

  我要到他身邊,不管未來我們之間還會遭遇什么樣的摩擦、爭執和考驗,至少我們都在彼此生命里,共生共榮、同悲同喜過。

  周頌,我們就好好相愛著,緊握著對方的手直到這份愛消失,或者有幸直到生命終了的那一天吧!

  世上所有的現在都會變成過去,只要我們還記得,只要我們存在過,就是浩瀚時空中的一份永遠。

  灣流迅速地起飛,往東北方向而去……

  無比艱難顛簸地抵達哈巴羅夫斯克新機場后,暴風雪依然籠罩該區,不過風雪已減弱些許,也因此他們一行人得以順利地轉搭直升機前往錫霍特山脈中的孫達爾-哈亞塔山。

  山腳下的指揮所組員聞訊出來接鹿鳴——這是其他unlimited成員第一次親眼看見自家老板珍而藏之的心愛女人。

  天邊曙光乍現,外頭大雪紛飛,指揮所內溫暖了許多,鹿鳴臉色蒼白,看得隱藏不住的憔悴與疲憊,卻也有前所未有的堅強與冷靜。

  「現在狀況如何?」她和眾人一一頷首過后,急促地問道:「找到他了嗎?」

  「鹿小姐,孫達爾-哈亞塔山有一面像是刀削過般的峭壁,底下是一大片山谷,積雪很厚,我們分析老板應該是掉進去了。」一名主事的俄國組員用濃濃的俄羅斯腔說著英語,謹慎地道:「現在平地風雪小了很多,但山上依然風雪強勁,不過您不用太擔心,九人小組已垂降下去山谷,用最精密的儀器進行搜索」

  「我記得他總是帶著一支可供衛星定位的瑞士手表,還有他的手機……有搜尋到任何訊號嗎?」她鹿鳴滿眼焦灼的詢問。

  俄國組員有一絲黯然和慚愧。「抱歉,這場暴風雪太大,摧毀了大部分的電子儀器,衛星定位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干擾,但我們最后確認的位置是在山谷無誤。」

  鹿鳴閉上了眼,顫抖的手緊緊握著左手心暖得發燙的小小圓珠,不斷告訴自己,他闖蕩世界身經百戰那么多年,雪地經驗豐富,一定會努力保護好自己,等待救援到達的!

  ……他不會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忽然間,掌心里的小圓珠騒動了起來,自然而然地領著她的手指往東方——姬搖阿姨,您知道他在哪里嗎?

  她猛然動作起來,抓住護送自己來的第五組其中一名組員的手臂,懇求道:「快帶我去那座山谷!我知道怎么找到他!」

  那名組員遲疑了一下,「鹿小姐,你在指揮所靜心等待,我們……」

  「我既然來了,就沒打算傻傻地留在原地等消息,他們是你們的老板,你們的兄弟,但他也是我的男人。」她眼神盡是堅決之色。「如果你們不讓我去,我就自己想辦法上山,爬我也要爬去!」

  組員們面面相覷,雖然深受撼動,但帶一個沒有受過任何訓練、看起來就瘦瘦小小的女人在風雪中攀登孫達爾-哈亞塔山,本身就充滿了各種可能的意外。

  更何況,誰都承擔不起讓老大的心愛女人遭受危險或受傷的責任。

  「我不會扯你們后腿的。」鹿鳴苦苦哀求,眼圈紅了。「請你們帶我去!他在等我……求求你們。」

  最終還是那名俄國男人毅然決然地同意。「好,請您穿好所有裝備,并且一定要聽我們的安排行動,一切以保全您自身的安危為重。」

  「謝謝你們。」她噙著淚,滿面感激地看著他們所有人。

  一路上,強風暴雪幾乎遮掩了每個人的視線,這還已經是眾人口中的「風雪減弱」,鹿鳴完全不敢想象,在這場百年不遇的大風雪威力最強之際,周頌是怎么能帶領著小組安然把所有人救下山的……

  可為什么所有人都平安了,偏偏他會在半山腰失蹤?

  ——在那個山谷,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左手掌心不斷持續發熱,那圓珠子是姬搖阿姨僅存的最后一絲能量靈魄……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