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目錄  下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 page 3 作者:蔡小雀

   
  這種奇怪的房客組合和相處模式讓鹿鳴越來越煩躁,最怕麻煩的人卻偏偏被一堆麻煩找上門……

  她自由自在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連和布浪的英文補習(兼聊天打屁)時間都不能稍稍松馳她緊繃的神經。

  而且莫名地總感到好像有什么正在朝著她逼近,危險和壓迫感交錯摩擦得連空氣中的電流也隱約噼哩啪啦作響,可她就是睜眼瞎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要來了?

  姬搖阿姨也不見了,過去常常晃過來找她哈啦的阿美族長老英靈也消失蹤跡很久了,搞得她想開個外掛請這兩位幫忙找一下那個中年男鬼也沒辦法。

  「該不會跟電影「魔法阿媽」演的一樣,都被惡靈給吞掉了吧……」她想起影片當中那只被惡靈附身的小黑貓那句最經典的臺詞,尖聲怪氣地喋喋:「「我要把你阿嬤賣掉」哈哈哈哈哈……唉,我在耍什么白癡啊?」

  她邊搖頭邊嘀咕自己的神經兮兮,干脆拋下屋里那兩人不管,趁著今天天氣晴朗,決定到海邊去看看有沒有漁船進港,她想買點新鮮的魚煮湯喝……當然,才、才不是專門為了周頌呢!

  鹿鳴一開車離開,在廚房中正乖乖洗早餐鍋子的高大男人便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洗凈大手,神情冷肅地走上二樓,來到走廊尾端的房間,敲了敲門。

  「是……鹿鳴嗎?」里面女子小心翼翼地問。

  他濃眉微蹙,掠過了一絲厭惡,沉聲道:「林小姐,出來談談。」

  林妲隔著一扇門板不由打了個大大的冷顫,慌亂憂慮地結巴道:「頌少,要談什么?我、我已經跟鹿鳴道過歉了,她也原諒我了……真的,我現在已經很慘了,我也不敢再對她做什么不好的事,對天發誓……」

  「給你一分鐘,你要自己滾出來還是我踹門進去?」他口氣很淡,凜冽騰騰的殺氣卻彷佛已能碎裂厚重木頭房門,直直扣掐住林妲的頸項!

  林妲發出近乎窒息的哽噎聲,嘴唇都發白了,只得抖著手慢慢打開了房門。

  眼前的男人高大威猛,氣勢磅礴……

  林妲眸底晦暗復雜的懼色一閃而逝,拖拖拉拉地蹭了出來,低垂著頭像老鼠見了大貓般哼都不敢哼一聲。

  「我不管你是如何說服小鳴讓你留下來的,也不管小鳴答應了要幫你做什么,」周頌目光銳利如鷹隼。「你,最遲明天一早,離開這里,永遠別再出現在小鳴面前!」

  林妲劇烈顫抖了起來,失聲叫道:「不要!我不要走……我……鹿鳴她已經答應救我了,你、你沒資格趕我!」

  他雙手插在褲袋里,居高臨下地盯著她,緩緩地道:「你一個禮拜前從臺北XX西路十二巷九號三樓的租屋處離開后,搭上早上八點十五分往花蓮山線的自強號第四車廂,各停靠車站的監視錄影都沒有錄到你出站,也沒有任何一家飯店或民宿有你的住宿記錄,你有兩天兩夜像是人間蒸發,四天前出現在花蓮火車站后巷口招的出租車來到這里,林妲,你在搞什么鬼?」

  林妲僵住了。

  他眼神警戒而危險,全身肌肉已然繃緊進入戰備狀態。

  「你、你在說什么?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聽不懂……」林妲慘白著臉,纖瘦的身軀輕顫著,聲音低微而哆嗉。

  「我在SAS四年,你知道我們出任務的時候,見到最多的是什么嗎?」周頌緩慢地,一字一句地道。

  林妲頭垂得更低了,瘦巴巴如爪子的雙手緊緊交握絞擰著。「什……什么?」

  「尸體。」他眼眸漆黑冷漠如永夜。「無論距離多遠,隱藏得多深,那股死氣每個特種部隊成員第一時間就能聞得出來!」

  林妲猛然一震,霍地抬起頭來,怯弱憔悴慘然的臉上突如其來地浮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啊……」

  他后頸汗毛直豎,捏緊拳頭,低喝一聲:「你到底是誰?究竟想對小鳴做什么?」

  瘦得單薄可怕的林妲忽然慵懶妖媚地斜斜靠在房門邊,他眼前微微恍惚了一下,依稀彷佛看見了一個傾國傾城嫵媚女子,可骨子里的腐朽惡臭味卻怎么也掩蓋不了——我見過這個女人。

  他重重甩了甩頭,目光厲然——不對,但他很確定自己在這之前并沒有見過她。

  「我能對她怎么樣?」林妲懶洋洋地撫弄著自己的長發,姿態魅惑,「我需要她呀……反倒是你,她都不要你了,你還在這里死皮賴臉糾纏著不走……該滾的人是你吧?」

  周頌眼神更冷了,「雖然我從來不對女人動手,但你要再不走,我不介意把你直接從二樓丟下去。」

  「你試試呀!」林妲妖艷喋喋一笑,下一瞬枯瘦十指暴起,閃電般就朝他面門直撲而來——周頌眼也不眨地扭住了她的手腕,往反方向一扳,林妲陰慘慘地凄厲叫了起來,叫聲中有著痛苦和滿滿驚怒與不敢置信。

  他牢牢地制住她,心下驀地一突——掌間控壓住的肌膚濕冷僵硬,一點溫度也沒有……她究竟是什么鬼東西?

  就在周頌恍神的電光石火間,忽聞「喀啦」一聲,大手一空,林妲的手腕已用人體絕對不可能做到的姿勢脫逃而出,他迅速反應過來,可眨眼間林妲已經撞破走廊窗戶而出,他一個箭步上前攀住窗框,看見的是更驚駭怪異的一幕——那個瘦如枯枝的女人「磅」地撞擊落地,四肢和脖子摔成了扭曲方向,可接著就像提線傀儡……不,是像影集「陰尸路」中那些怪物般掙扎扭動著又爬站了起來,一下子就竄進了樹林里去了。

  周頌:「……」

  ——好吧,他承認他有些……是真的被嚇到了。

  第12章(1)

  鹿鳴開著車回到民宿前院,才剛停好,拎著一袋新鮮的海鱸魚下車,就看到周頌一臉陰郁嚴肅煞氣凜凜地朝自己大步奔來。

  「小鳴,你得馬上跟我回臺北!」

  「為什么?」她從來沒有在他臉上看過這么……危險凝重的神色,反骨的駁斥沖動頓時吞咽了回去,本能問:「發生什么事了?」

  「你不能再自己一個人待在這里了,」他迫不及待緊緊環住了她,神情冷硬霸道地道:「跟我回臺北,我絕對不會、絕不允許讓任何人,或任何「東西」傷害到你!」

  她忍不住想掙開,仰頭瞪他,有些惱火地問:「話說得沒頭沒腦的,我干嘛跟你回臺北?周頌你又在搞哪招啊?」

  「我懷疑林妲已經死了。」他將她擁得更緊,深吸了一口氣,英俊的臉龐僵硬而難看。

  她一呆,這個嘛……

  等等,他怎么會知道林妲被厲鬼纏身,身上陰氣已經比陽氣更多,只差一點點就要嗝屁了?

  難道林妲又狗改不了吃……咳,釣金主的壞習慣,挾帶著「人家好可憐好怕怕好需要英雄救美」的人物設定,這次還把念頭打到周頌身上了?

  ——媽的!簡直欺人太甚!

  「她吃你豆腐了?」她一臉兇神惡煞怒氣騰騰。

  「……呃?」周頌愣住。重點跑偏了吧?

  「她在哪里?還在樓上房間嗎?」鹿鳴渾然未覺自己滿肚子酸醋和火大,活似自家種得水靈靈的好白菜就要被豬給拱了——而且這頭豬還是她自己手賤放進門的——氣呼呼地把那袋海鱸魚就往他手上一塞,卷起袖子就要往屋內沖。「都浪出人命來了還不知道自我節制,現在還見色心起,真當我鹿鳴是吃干飯的嗎?」

  他見狀好氣又好笑,卻也不自禁心頭一暖。小鳴盡管嘴硬,其實還是拿他當自家的男人看待的,否則何必這么生氣?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