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等待是件小事(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目錄  下一頁


等待是件小事(下) page 9 作者:蔡小雀

   
  鹿鳴呆了一呆,怔怔地看著他。

  他替她剝了一枚雞湯里的大草蝦,放進她碗里。「我母親過去也是個企業家,和我父親當年倒是自由戀愛結婚,只不過兩個人個性都很霸道,再多的愛也禁不起意見甚至政見不同的耗損,后來他們在我高中的時候離婚了,我母親遠走歐洲建立她的商業王國,幾年前過世,公司連帶她的個人財產全部捐給國際慈善機構。」

  她深深地望著他,胸口悶悶痛痛的,有點想握住他的手說點什么,卻發現自己此刻任何的安慰之詞,好像都顯得蒼白空泛多余。

  「留給我這個兒子的,是一串帝王綠翡翠朝珠,聽說是我祖姥姥的陪嫁,出自清宮的珍品,那串翡翠朝珠市值三億以上……但我周頌缺那三億嗎?」他又剝了第二尾大草蝦,手勢優雅,語氣淡然,鹿鳴卻莫名的眼眶發酸。「所以我一直覺得,婚姻綁不住人,也管不住心,人類更是世上最善變、健忘,并且最會為自己找理由的動物。」

  她沉默了很久,吃掉了第一尾蝦子,然后輕輕道:「我懂你這種心情。」

  他拿過面紙擦凈手上的汁水,英俊臉龐平靜而鄭重地凝視著她。「小鳴,但如果對象是你,我或許就有勇氣相信了。」

  她夾起的第二尾蝦子瞬間掉了……

  「老頭子說,我們兩個人都很有個性,獨立又倔強,而兩只刺猬要怎么靠近對方卻不讓對方滿身傷?」他把掉落桌面的蝦子夾到自己的盤子,又剝干凈了一尾給她,笑得很輕柔很溫暖。「他錯了,因為你不是刺猬,你是一頭有幼角的小鹿,生起氣來頂人也會痛,但你比誰都膽小心軟,也比誰都更害怕受傷。」

  鹿鳴倉皇地別過頭去,努力睜大眼睛眨去突然涌現的脆弱與悸動,還有熱辣辣落淚的沖動……

  很、很煩耶!

  干嘛熊熊講這么煽情的形容詞?

  就不能好好的吃甕窯雞,單純吐槽吐槽家長里短就好了嗎?

  這樣……這樣會害她也很想告訴他,他也不是頭刺猬,因為他總是常常不吝于讓她見到自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周頌沒有揭穿她,也沒有乘勝追擊,只是更加仔細溫柔小心地把好吃的菜肴全部堆到她面前。

  鹿鳴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吃完了整桌的美食,小肚子鼓脹脹的同時,原本陰郁沉重的心也松快了一大半……

  于是,因為肚皮緊了,眼皮就松了,腦袋就鈍了,所以當她脫口而出「周頌,我想回臺北一趟」時,還渾然未覺,為什么眼前的男人突然眼睛亮了起來?

  而入夜后的市區,在某處夜市附近——暗巷里傳來一陣低微的痛苦呻吟聲……

  不一會兒,一個動作有些怪異的女子緩緩走出暗巷,她把突出的手關節猛地一扭回原位,膝蓋也是,但歪成古怪突兀角度的脖子扶正又歪了,最后她回到暗巷里,抽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頸間的長圍巾,慢慢把自己的脖子捆綁束正。

  「林妲」經過超商的落地玻璃窗,倒映出自己干瘦臉龐卻包裹得臃腫的身軀,眼底閃過了一抹陰森憤恨的戾氣。

  想她當年何等清麗絕嫵媚妖嬈……

  可千年過去了,魂魄已然腐朽得殘破不堪,只憑一口千年凄厲的怨氣和不甘死死維持著,可一世又一世以來,她能寄生附身的軀殼極少極少……

  她恨,她恨透了這個賊老天,為何每每要和她作對?

  她更恨所有辜負她,奪走她一切的賤人——賤人!都是賤人!

  「欠我的,我通通都會討回來……爾等,誰都休想逃過這一劫!」

  夜燈下,有個躲躲藏藏的黑影子嗚咽出聲:「求求你放過我女朋友……她是無辜的……」

  「林妲」一滯,利眸閃電般射向他,忽然妖嬈魅惑地笑了,對黑影子勾了勾手。「來!」

  已經淡得只剩下一小團黑影的中年男鬼驚恐瑟縮地不敢向前,卻又在她妖異至極的冶艷媚眼下恍恍惚惚飄了出來。

  「你不是心心念念都想她到黃泉跟你做一對鬼夫妻嗎?」「林妲」嬌笑,輕輕對它吐氣。

  中年男鬼暈暈悠悠,兩眼發直,明明知道不應該再對上她那雙眼睛,可就是管不住自己。

  「我便成全了你,你怎么還不感激我呢?」「林妲」枯瘦的指尖緩緩挑起它的下顎,然后笑著笑著,猛然張大了腥紅獠牙大嘴,一口吞掉了中年男鬼!

  過后,「林妲」意猶未足地摸了摸肚腹,舔舔唇瓣,面露嫌惡地道:「一點味兒也沒有,于本夫人絲毫無益,還不如你那個小情人兒,她的滋味,嗯,也算騒得夠勁兒了……不過最好的還是那個老太婆,美味啊!又干凈又甜,越是福澤深厚的越是好吃……」

  若非吞了那個老太婆的魂魄,她在占了林妲的身軀后,還不敢大白天的就行走于日光下呢!

  可惜這樣的極品可遇不可求了,其他路上的孤魂野鬼,有些臟得連她都嫌惡心,還有一些機靈地躲到了土地祠,縱然被神力灼傷得吱吱慘叫也要跪求福德正神的庇佑。

  這些蠢物,根本不懂得能被她吃進肚里,這樣的機運是多么的千載難逢?

  它們在她體內,百年千年都不會消逝、不用受輪回之苦,這難道不是天大幸事嗎?

  當年,就是法力強盛如大巫,都被她吃掉了一半的身軀和靈魂……

  啊,那是無上銷魂的滋味啊!

  「林妲」干瘦得可怕的臉上露出了深深陶醉自我癡迷之色,可漸漸地,她忽然捂住了臉,凄厲的低嗚哀號出聲……

  怎么會變成這樣?

  大王當年盛贊過的,姿容瑰艷,性雅典麗的管夫人,為什么會一步步淪為了耽溺于吸食魂魄為生、為樂的……怪物?

  都是你們害我的……都是你們逼我的……

  我恨……我恨啊啊啊啊——

  第14章(1)

  隔天回到臺北,是個罕見冬陽暖暖的天氣。

  鹿鳴堅持他送自己到一家干凈簡約的商旅,她預計在臺北最多停留一兩天,就會回花蓮,可是這陣子「溫順體貼好講話」的周頌卻固執勁兒又發作了,大剌剌的把荒原路華停在紅線上,濃眉緊皺一臉正色地對她道:「我怎么可能讓你自己一個人住外面?」

  「我怎么就不能自己一個人住外面了?」她忍不住反駁,提醒道:「我都自己一個人住外面很多很多年了,所以回臺北這幾天,也不用例外。」

  「別忘了外面還有一個怪物在伺機而動。」他聲音溫和了下來,近乎懇求的道:「你別讓我擔心好嗎?」

  她仰望著他,心緒復雜萬千。「周頌,我們就保持現在這樣的距離不好嗎?」

  「好。」他舍不得對她說不好,因為清楚地看見了她的旁徨膽怯和不安,而這一切都是過去五年來他帶給她的。

  是他,愛里依然感到孤獨,沒有安心歸宿感。

  所以現在他要陪著她,一點一點找回來。

  「那……」

  「你住我那兒,我回公司住。」他柔聲卻堅定地道。「你還沒去過unlimited吧?是位于內湖科學園區大樓內的極限運動公司,我的公司,這次回臺北,去參觀看看好嗎?」

  她遲疑了一下,雖然忍不住好奇也很感興趣,但一想到自己以「前女友」的身分去他的公司,怎么想怎么別扭不自在。

  「放心吧,除非你同意,否則我不會告訴他們,是老板娘來巡場了。」他繾綣一笑。

  果然成功收獲了鹿鳴狠狠的白眼一枚,不過周頌卻是笑得分外燦爛開心,覺得被她瞪得自己骨頭都酥麻了……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都市小说